「我現在接受標靶、化學藥物治療,療程已接近尾聲,接下來每天要吃6顆藥,一顆1200元,一個月要21.6萬元,要吃一年,這個花費我不敢想像!」罹患乳癌的藝人朱芯儀說出乳癌治療的天價。

36歲的朱芯儀屬於年輕型乳癌病人,雖然罹病,還要肩負妻子、母親的責任。她在手術前,先接受術前輔助治療,縮小腫瘤,可是,健保給付有限,她仍舊要付出昂貴的藥費。

朱芯儀正在接受2項化療、2項標靶治療。她感嘆,其中1項標靶藥,健保只給付轉移淋巴結的病人,她說,也有病人接受2項標靶,因為條件不合健保規定,必須完全自費。

 

年輕乳癌病人
藝人朱芯儀、衛斯理(左六、左七)和醫療專家呼籲政府重視乳癌病人自費藥物的沈重負擔。

 

早期乳癌療程另需自費200~300多萬元

在等待檢查結果的過程中,她的心情十分矛盾,為了節省藥費,又希望病情不要嚴重,不知道該不該期待轉移。雖然後來證實轉移,健保給付6萬多元,不過,她還是要自費13~14萬元。

今年疫情期間,她沒有工作,為了籌措藥費感到惶恐。她說,連她都恐慌,何況是一般民眾。

「第1~3期乳癌病人接受完整療程治療,除了健保給付的670萬元,另外需要自費200~300多萬元!」林口長庚醫院乳房醫學中心主任郭玟伶表示,身為醫師,只能儘量幫助病人尋找藥費資源,減輕她們的負擔。

 

乳癌年輕化
女性要定期自我檢查乳房。

 

7成乳癌病人認為自費治療是沉重負擔

根據一項今天發布的「為你許願,乳妳所願,乳癌病友家人心聲調查」,上千名乳癌病人和親友表達意見,69.1%的受訪者認為自費治療是沉重負擔,其中有76.3%39歲以下年輕病友感到負擔沉重。

調查還顯示,40.2%的受訪者因為經濟因素,無法使用自費藥物,在39歲以下年輕病友當中,更是高達78.3%

類似朱芯儀的30~39歲年輕乳癌病人不僅正值生育年齡,也是勞動力的重要來源。東吳大學社工系教授李淑容認為,年輕型病人為了療效,注射停經針,卻可能錯過最佳生育年齡,同時為了治療,可能得暫別職場而影響收入。

高雄醫學大學乳房外科主治醫師侯明鋒指出,以病情快速發展的HER2陽性乳癌為例,目前健保僅給付2007年上市的單標靶藥物。可是,近年來,針對早期乳癌的標靶藥物已有顯著進展,健保沒有給付,病人必須自費。

例如,2015上市的雙標靶藥物,對淋巴轉移或腫瘤較大的病人,能減少28%復發率,降低死亡風險,但是,平均一年要自費約113~177萬元;2019年上市的新一代標靶藥物,能減少50%復發風險,平均一年自費約90萬元,對病人是沉重負擔。

 

1成乳癌病人不到40

中華民國乳癌病友協會副理事長何雪萍指出,台灣乳癌病人有9%不到40歲,歐美國家卻只有4~5%,台灣有一半的乳癌病人還沒有停經,好發年齡更比歐美早10歲。

林口長庚醫院乳房醫學中心主任郭玟伶則說,根據英國癌症中心研究結果顯示,年輕乳癌患者因為受荷爾蒙影響,療效比老年型病人要差,需要積極治療,提升治癒率,降低後續復發轉移的可能。

她還表示,從調查可知,多數年輕病人付不起自費藥物,錯失早期積極治療的機會,增加後續轉移及復發的可能,呼籲政府能重視病人的沉重經濟負擔。

 

圖片來源:中華民國乳癌病友協會

 

⇩⇩⇩⇩⇩⇩按讚訂閱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