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不該開放波波牙醫(國際牙醫)的議題,連總統參選人也開始表態。

7月8日下午,民眾黨總統參選人柯文哲出席由台灣美容醫學產業全聯會舉辦的「柯文哲-民眾黨&美醫全聯會・醫療生技產業見面會」。台灣基層牙醫師協會及本土牙醫家長詢問柯文哲,是否贊成增加波波牙醫(國際牙醫)名額?他認為,現在國內醫師已經過剩,如果牙醫也是一樣,政府就不應該再開放。

台灣基層牙醫師協會及本土牙醫家長向柯文哲提問,目前每年開放50個國外牙科學歷實習名額,國內8大牙醫院校師生和基層醫師都希望能明文入法,將波波牙醫(國際牙醫)的實習名額名額上限設為國內招生總量的1/10,是否贊成這項提案(延伸閱讀:台灣基層牙醫師協會喊話賴清德:國內牙醫數量已達飽和)?

柯文哲回應,這個牽涉到兩個問題,一個是台灣牙醫師到底有沒有缺?如果都已經飽和了,你還讓這些人進來目的是什麼?美國為什麼有時開放外國醫生,有時又不開放?就是因為缺了才開放,不缺就不開放。

他說,另一個就是社會剝奪感和公平正義的問題,政府應該評估牙醫人數,如果已經足夠了、不缺了,就應該把門關掉。

 

柯文哲談波波牙醫
台灣基層牙醫師協會代表(右)詢問柯文哲(左)對國內增加波波牙醫(國際牙醫)的看法。

 

今年牙醫照顧人口比率降到11420

台灣基層牙醫師協會表示,國衛院曾經研究,理想的牙醫師人口比例是1名牙醫照顧1900~2000人,由於台灣人口連續3年負成長、嚴重少子化,國內牙醫師已經過剩,今年已經降低到1:1420(延伸閱讀:台台牙醫市場飽和,還有多少空間容納波波牙醫?)。

醫療關係人命健康,許多先進國家為了維持醫師訓練品質、避免削價競爭,造成劣幣逐良幣、醫療崩壞,會管制醫師人力數量。

2009年,衛生署和教育部、考選部及國內各大醫界領袖決議,國外醫學系畢業生實習名額是國內醫學生招生數的1/10。2018年,衛福部口醫會決議明年2024年牙科國外學歷實習名額要減為30人,2019年也公告,國內8所牙醫院系培育的牙醫人力足以供應目前牙醫市場。

台灣基層牙醫師協會暨本土小牙醫聯盟認為,政府不應面對壓力,就大開國外學歷實習後門。柯文哲是醫師出身,他願意承諾堅持總量管制、拒絕增加波波牙醫實習名額,也期待其他總統參選人能對此議題表態。

 

圖片來源:台灣基層牙醫師協會、柯文哲臉書

 

⇩⇩⇩⇩⇩⇩按讚訂閱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