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1月初,報紙媒體出現「被假問卷害慘! 彰基總院長陳穆寬告醫師勝訴:還我清白」「白色巨塔內鬥戰到社群聊天室,彰基院長不甘受辱提告勝訴」,斗大的標題透露著彰化基督教醫院似乎並不平靜(延伸閱讀:一週內彰基,三總醫師輕生自殺,都是因為職場霸凌?)。

這是彰基總院長陳穆寬因為一名楊姓醫師於20226月任職期間,在「SurveyCake」網路平台製作問卷,調查員工同事對他的評價。陳穆寬認為楊醫師用字帶有不實辱罵,損害他和醫院名譽,因而提起民事訴訟。

陳穆寬認為,他為了提升營運績效,將彰基帶向更好的未來,大力推動院內改革,卻遭到部分員工反彈(延伸閱讀:彰基院長陳穆寬的改革之路遭員工質疑)。

在他看來,楊醫師的問卷使用「大明王朝,令人噁心」「任用小三與弄臣」「隨機對員工解雇或降職,營造恐佈統治氛圍」「大搞個人崇拜」「這裡是北韓嗎?彰基金小胖果然名不虛傳」等字句,表達自己不滿改革,影響醫院聲譽。

楊醫師則說,問卷每一題都有正面表述選項,例如,「穆寬院長大大增加了彰基人的光榮感」「陳院長相當照顧員工,我很感動」「穆寬院長領導得很好,應該終身執政」「院長英明,我都很滿意」「新人新氣象,深得我心」等,並非毀謗。

 

陳穆寬院長

彰基放置總院長陳穆寬的人形立牌,提醒民眾要做癌症篩檢。

台灣第一宗醫界問卷調查官司   陳穆寬民事勝訴

經由彰化地院在今年1月初判決,陳穆寬勝訴,楊醫師必須在4家報紙刊登啟事,回復彰基、陳穆寬的名譽,這也成為國內醫界第一宗因為問卷調查損害醫院院長聲譽的賠償案例(延伸閱讀:彰基的職場霸凌是醫界另一種me-too事件?)。

「我一定要上訴!」楊醫師語氣堅定地表示。

他認為,陳穆寬自從2018年上任以來,多次遭受黑函、負面傳聞攻訐。他想鼓勵彰基同事參與公共事務,了解同事對院長被抹黑的看法,便進行問卷調查,大家若是認為院長遭受冤屈,可以藉機還他清白。

 

彰基屢傳陳穆寬職場霸凌   大批醫師出走

其實,近2~3年,彰基捲入職場霸凌風暴,屢屢傳出主治醫師勞動權受損、被迫離職的爭議。有醫師無故被調到外縣市分院工作;有醫師無故不被續聘;甚至有醫師疑似得到憂鬱症,在自家跳樓身亡,使得院方連忙發布新聞稿澄清(延伸閱讀:主治醫師納入醫勞法,一拖27年,是在拖什麼?)。

回溯2021年,雜誌出現陳穆寬職場霸凌、詐領健保費的消息,白色巨塔的鬥爭故事就此開始搬上檯面,院方也陷入人事紛爭疑雲。

20226月,前皮膚科醫師邱足滿公開在臉書控訴院方不續聘,刻意規避給付25年的退休金,同時扯出換肝名醫陳堯俐以及其他資深主治醫師拿不到聘書而被迫離職,引起社會嘩然(延伸閱讀:陳堯俐:離開彰基路更寬)。

就在這時候,楊醫師宣稱接受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委託,在LINE群組發起「彰基院長滿意調查暨新任院長選舉」問卷調查。問卷回收之後,經過計算,85%填答者對陳穆寬有負面評價。

「這分問卷不是我一人完成,是由上千人填寫,」楊醫師說,他沒有公布調查結果,並非有意傷害陳穆寬和院方名譽,卻要被迫與彰基對簿公堂。

20226月,陳穆寬認為楊姓醫師偽造文書,佯稱接受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委託進行問卷,內容構成毀謗,並且違反「特殊嚴重傳染病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散播有關新冠肺炎不實訊息,對他提起刑事訴訟。

8月分,陳穆寬和彰基以民事訴訟提告楊醫師;9月分,彰化縣調查站以違反「特殊嚴重傳染病防治條例」理由,從晚上7點到凌晨12點對他偵訊。

「調查站執行有關國家安全、貪污瀆職、賄選查察、毒品防制、經濟犯罪等重大案件,為什麼做個醫院內部的員工問卷調查,也會被偵訊?」楊醫師不解地說著。

 

陳穆寬院長

陳穆寬總院長拍攝賀歲短片

問卷調查屬言論自由   陳穆寬刑事敗訴

經過彰化地檢署調查,20232月,楊醫師在這樁刑事官司獲判不起訴。

檢察官認為,問卷內容無關公共利益,楊醫師對陳穆寬領導風格,提出主觀個人意見,雖然用字尖酸,引起陳穆寬不快,但是,楊醫師言論受憲法保障,不構成公然污辱、毀謗。

「我認同檢察官的判決,楊醫師的問卷屬於言論自由,並不算毀謗!」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秘書長陳亮甫說出自己對這樁勞資官司的看法。

陳亮甫經常協助醫事人員面對勞資爭議,他認為,楊醫師問卷用詞誇大,帶有情緒性字眼,不符合問卷調查標準。儘管如此,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戲謔成分居多,目的是塑造幽默嘲諷,刻意博君一笑,並非有意認真進行嚴謹的調查。

他說,問卷調查是了解目標對象的意見,訪問並收集受訪者的感受、反應以及對某些事物的認知。假使研究者擔心問卷毀謗了誰、得罪了誰而吃上官司,任誰都不敢進行,這樣反而會妨害言論自由。

 

總統接受各界批評   醫院院長陳穆寬也該如此

事實上,從網路發言就能理解,不滿主管、老闆的類似言論在一般企業相當普遍,也有人氣到告上法院。

一位醫務管理人士就說,陳穆寬是公眾領導人物,一言一行必然會有人評論。他雖然有權利對批評者提告,贏得民事訴訟,不過,在民主社會中,連總統都要被民眾批評,醫院院長也要有雅量包容各界聲音,不需視異議為詆毀自身名譽。

「他是否贏了面子,輸了裡子?如果以後沒有人敢向他說真話,彰基改革之路是否受阻?」這位人士表示。

其實,財團法人醫院改革曾經是醫界熱門的議題,醫改會在2017年建議修改「醫療法」,提倡醫院應該發揮社會公共財的角色,為每個人服務。

醫改會發現,財團法人醫院董事會成員由原捐助單位的關係人掌控,長期都是同一批人,導致董監事難以互相制衡,一旦有重大投資、借貸或醫療發展政策,沒有充分討論,往往授權董事長一人全權處理,變成「財團醫院」。

 

陳穆寬院長

陳穆寬總院長表示,實施院內改革,遭到部分員工反彈。

醫院改革   董事會應有員工董事

他們建議,董事會除了應該設立1~3名員工董事,由非主管的基層勞工票選,也要有非醫界的社會公正人士出任,由社區民眾或病友代表擔任,而董事成員具有配偶、三等親關係者,不要超過1/3,任期不超過4年,連選得連任。

如果「醫療法」當時修法成功,醫院董事會接納醫改會建議,有基層員工擔任董事,今天就不會發生楊醫師事件。

當楊醫師想為陳穆寬澄清職場霸凌指控,大可透過員工董事,在董事會裡討論,他不需要製作網路問卷,調查同事意見,也就不會有官司是非了。

看來醫院改革仍有好長一段路要走,陳穆寬的彰基改革能否順利成功,社會都在關注。

歡迎各界推薦好醫師報導。粉專私訊或電郵dr131ysy@gmail.com。

 

圖片來源:Dr.131醫生醫、彰化基督教醫院

⇩⇩⇩⇩⇩⇩按讚訂閱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