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基督教醫院在2020~2023年傳出職場霸凌,名醫集體出走之事,引發社會熱議。

曾任彰基副院長的肝臟移植名醫陳堯俐因為沒有接到院長陳穆寬續聘通知,在2022年630日離開工作32年的醫院。

他的「被離職」不僅病人關心,也驚動衛福部,要調查主治醫師的勞動權益(延伸閱讀:問卷調查民事訴訟,彰基院長陳穆寬勝訴,贏了面子?還是裡子?)。

他在7月到台中市中山附醫看診、執行換肝手術,因為顧及彰化地區的病人,8月會在秀傳醫院開設門診。

跟著他一起離職的彰基換肝團隊,還有2名醫師、2名專科護理師和1名藥師。

這位在彰化縣開創換肝記錄的醫師,擁有20年經驗,至今已累積750例,5年存活率為7成,10年存活率將近6成。

這樣的成績名列台灣第4,次於高雄長庚、中國附醫和林口長庚延伸閱讀:一週內彰基,三總醫師輕生自殺,都是因為職場霸凌?

 

陳堯俐醫師
陳堯俐的書櫃擺放醫療團隊合照圖片,上面寫著:一日老大,終生老大。

 

任職32  陳堯俐見證彰基變身醫學中心

將泰半行醫生涯獻給彰基的陳堯俐,見證彰基從房舍破舊的小醫院發展為醫學中心,員工從數百人增加到5000人,分院擴充為7家,醫療次專科變得多元,有能力照顧中彰雲地區民眾,醫院經營也從虧損變為獲利。

他在彰基從住院醫師做起,又建立換肝團隊,從來沒有想過要離開這裡,更想不到有一天自己無緣由「被離職」,不再受聘而悄然離去延伸閱讀:彰基院長陳穆寬的改革之路遭員工質疑

他在離職前夕,接受《Dr.131醫生醫》專訪,除了講述從醫歷程,也感慨彰基近年人事丕變,許多醫療、行政人員離開,當年大家共同努力打拚的成果一夕間瓦解,醫院實力削減,對醫院前途憂心不已。以下是他的心聲:

 

陳堯俐穿上的醫師服,寫有醫療團隊的祝福留言,讓他充滿活力和精神。

 

630日是我在彰基工作的最後一天。按照往例,應該要辦惜別會。不過,我想算了,在院內人人自危的氛圍下,就算辦了,不會有人來,也不敢有人來延伸閱讀:主治醫師納入醫勞法,一拖27年,是在拖什麼?

回想我從高雄醫學院(現為高雄醫學大學)畢業之後,在1990年7月16日來到彰基,擔任第1年住院醫師。那時的彰基,房舍外觀破舊,看來像違章建築,醫生少,也沒有什麼次專科。

 

醫療專長:

肝臟切除手術、肝臟移植手術、腸胃手術、腹腔鏡膽囊切除

治療優勢:

累積換肝750例5年存活率7成、10年存活率將近6成

升任主治醫師  陳堯俐仍感自卑

我專攻一般外科,跟著前院長郭守仁學習肝臟手術,也參加國際醫學會議,並且觀摩國外手術錄影帶,自我摸索,邊學邊做。不過,彰基畢竟是小醫院,即使日後升上了主治醫師,內心還是有自卑感(延伸閱讀:讓醫師變醫奴的定期聘僱契約)。

為了能更上層樓,我學習法文,到法國器官移植先驅的波爾.布魯斯醫院(Paul Brousse Hospital)接受半年訓練,學習換肝。彰基後來在2000年成立器官移植中心,可是,設備不足,我無法施展,也沒有人敢做。

直到2001年,時任台大醫師的民眾黨主席柯文哲推廣器官勸募,找彰基合作,我趁機到台大學習腎臟移植,也派遣醫療團隊到高雄長庚,跟著當時的陳肇隆院長學習換肝,培養團隊技術。

就這樣,2002年,我使用募得的大愛捐贈者肝臟,開啟了第一例換肝手術,第二年,我募到10個肝臟,那一年一口氣移植了9個病人,技術快速提升。由於我想要再接再厲,執行活體換肝,便提出申請,順利在2005年為彰基取得資格。

 

陳堯俐醫師
陳堯俐(右三)和醫療團隊合照,大家顯得離情依依。

 

陳堯俐建立肝臟移植團隊  培育人才

2006年,我們團隊成功完成活體換肝,病人活著走出醫院,我的信心大增。

到了2010年,病人愈換愈多,技術突飛猛進,肝友會愈辦愈大,團隊陣容愈來愈強,囊括檢驗科、放射科、護理科、藥劑科、整形外科等30多人,大家重視合作精神,護理師還能發表英文期刊報告,獲得陳肇隆讚許,在中部建立起換肝名聲。

我們團隊對病人充滿熱情,擁有一流能力,有良好制度,我也積極訓練住院醫師,術前要他們在畫冊畫下手術位置圖,一本接著一本地畫下去,幫助他們上刀時,可以更專注、更精確。

 

陳堯俐醫師
陳堯俐(前排左三)支援高醫換肝團隊,和醫療人員合影,慶幸又救了一名病人。

本來以為可以長久在彰基照顧病人,未料2022年,團隊一名專科護理師無故被調到骨科,當拉鈎助手,另一名開刀房護理主管被調去洗手術器械,我重要的左右手沒了,等於支解換肝團隊。

我原本一年可以幫780名病人換肝,團隊受到箝制,現在只能做10幾例,我沒有發揮空間,不能幫助病人,這是否要逼我走?

 

榮譽:

2007年獲器官登錄中心頒發「優秀器官勸募團隊獎」

2021年獲選為世界活肝移植協會委員

員工2年內調職4  痛苦到想要自殺

其實,其他醫師早已經有類似遭遇,例如,已經離職的耳鼻喉科醫師蕭信昌、眼科主任陳珊霓、皮膚科醫師邱足滿。

他們有勇氣告訴社會大眾,但是,還有更多醫師和員工,沒有站出來指明遭到霸凌和羞辱延伸閱讀:彰基的職場霸凌是醫界另一種me-too事件?

他們沒有理由,突然被調動職務和工作地點,有人在2年內調職4次,因為無法適應,壓力大到夜裡做惡夢,甚至想要在院內自殺;有的醫師在院務會議,當眾被院長陳穆寬責罵業績是全院最差;還有醫師使用的儀器,被院方收走,影響工作。

現在的彰基籠罩著白色恐怖,陳穆寬知道大家的感受嗎?彰基不是一家宣揚愛的醫院嗎?為什麼會發生一連串霸凌事件?他敢公布醫院的離職率嗎?

 

彰基員工不捨陳堯俐離職,在道別卡上紛紛寫下祝福的話語。

彰基氣氛改變  陳堯俐和同事無法理解

員工是企業最大的資產,陳穆寬趕走任職多年的資深員工,對彰基有什麼好呢?大家都不了解為什麼彰基變了延伸閱讀:彰基院長陳穆寬的改革之路遭員工質疑

如果你問我為什麼不及早公開這些事跡,唉,我能改變什麼呢?彰基已經沒有希望了。象徵耶穌大愛,為門徒洗腳的院徽--「洗腳醫院」,變成了令人氣憤的「跺腳醫院」。

彰基很難待下去了,其實,2021年底,我就有離職的念頭。

 

陳堯俐要求住院醫師在手術前畫下肝臟移植位置圖,藉此訓練他們上刀時的專注力和正確性。

 

這半年來,我都在找工作,許多醫院邀我前去任職。其實,我大可回到母校高醫,快樂當教授,可是,病人怎麼辦?彰基有誰能照顧他們?團隊成員又該怎麼辦?他們每個人的背後都是一個家庭,想到這裡,我不能一走了之。

幾經考量,我決定轉戰中山附醫,並且在秀傳醫院開設門診,便利彰化縣病人就近治療,也會支援高醫。如此看來,離職之後,我是立足彰化、進軍台中、拚戰高雄,不僅路變得更寬,舞台也更大了,我相信上帝會繼續帶領這條行醫救人的道路。

 

學歷:

高雄醫學院(現為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

經歷:

高雄醫學大學兼任教授、彰基副院長、彰基醫療長、彰基器官移植中心主任

 

彰基醫療人才青黃不接  陳堯俐同情病人受累

我離職之後,如果彰基器官移植中心沒有新進相關醫師,無法執行活體肝臟移植,執照資格就會取消。相比其他醫學中心,彰基沒有醫學院,無法培育自己的人才,醫療根基較淺,醫師逐一離去,青黃不接,會出現人才斷層危機。

長此以往,受害的不只是醫院,對病人影響更大。想想彰化縣是農業縣市,魅力不及都會地區,外界將彰基職場霸凌視為白色巨塔惡鬥,醫院名聲受到影響,如何吸引優秀人才?

在我離職前,最想問陳穆寬的是:你對醫院的藍圖是什麼?你要把醫院帶向何方?

講到這裡,我只能上帝祈求上帝祝福彰基和每名員工。

 

 

圖片來源:陳堯俐醫師

 

⇩⇩⇩⇩⇩⇩按讚訂閱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