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真是衛福部的大難題。波波牙醫(國際牙醫)畢業返台,衛福部每年應該開放多少實習名額,始終沒有明確答案。從20225月至今,爭議已經超過1年,本土牙醫找立委陳情、上街頭抗議到成立協會組織,現在連波蘭議員來台拜會蔡英文總統,都主動表達關切(延伸閱讀:波波牙醫(國際牙醫)VS.本土小牙醫:黑衣VS.白衣/下跪 VS.躺平)。

總統府在619日發布新聞稿指出,波蘭眾議院外委會副主席芭菟煦(Barbara Bartuś)拜會蔡英文總統時表示,許多台灣留學生到波蘭攻讀醫科,不過,台灣留學生畢業後返台,要再次進行認證,她希望未來可以解決這項爭議,波蘭將樂見其成。

「芭菟煦女士如此要求,等於是干預我國內政!」台灣基層牙醫師協會理事長暨本土小牙醫聯盟召集人黃映綺提出嚴正抗議。

 

基層牙醫師抗議波蘭議員為波波牙醫(國際牙醫)解套

她表示,波波牙醫(國際牙醫)背景強大,不但有波媽立委護航,現在連波蘭國會議員都直接遊說蔡英文總統,要為他們解套。

波蘭、捷克、斯洛伐克等東歐國家在2004年加入歐盟,教育部隨之承認當地學歷。這20年來,台灣學生透過代辦,前往入學門檻比台灣低的學校,取得醫學學歷,再回台考照當醫生,其中以波蘭為最大宗,被稱為「波波醫師」「波波牙醫」。

20225月,「醫師法」修法通過,未來持國外醫學及牙醫學歷報考國內醫師考試,必須通過教育部學歷甄試,杜絕這項習醫捷徑,被視為是「關巧門」,目的也是為了維護醫療品質,確保國民口腔健康。

 

波波牙醫
台灣基層牙醫師協會表示,波蘭是歐洲牙醫最少的國家。

 

波波牙醫(國際牙醫)實習名額不宜當成外交籌碼

黃映綺認為,由於台灣無法監督外國的醫學教育與臨床訓練,持國外學歷考照的留學生,返國之後,接受訓練和認證,政府應該審慎把關,不能當成外交籌碼。

「波蘭是全歐洲牙醫最少的地方!」她表示。根據2022年歐洲衛生系統和政策觀察站的資料,波蘭每十萬人口只有35名牙醫,而台灣則接近70名。波蘭對牙醫人力需求比台灣大,波蘭政府應該非常歡迎台灣留學生留下來就業。

黃映綺認為,台灣牙醫市場飽和,到波蘭習醫的台灣留學生不妨留在當地,發揮所學專才。如果芭菟煦議員對波波牙醫的醫術有信心,應該在議會中提案,支持他們能夠在波蘭執業,幫助他們順利發展,同時也能解決波蘭的牙醫需求。

 

波波牙醫國際牙醫校友聯合會
國際牙醫校友聯合會呼籲基層牙醫師停止霸凌,不要抹黑他們。

 

牙醫系應該有多元入學管道

國際牙醫校友聯合會會長林宇晨表示,波蘭的波茲南醫學大學是百年歷史的醫學大學,校風嚴謹,今年牙醫系的學業優秀獎有13位同學上台領獎,其中,6名就是台灣學生,這一屆牙醫系入學有60幾位國際生,只有40人能夠應屆畢業。

「台灣基層牙醫師協會抹黑國際牙醫是買學歷、沒有實習,讀的是台灣專班,全是子虛烏有!」林宇晨說,很多波蘭畢業生回國通過一階國考之後,等待實習分發期間,重返波蘭考牙醫師執照,只要考取,就可以到歐盟國家執業。

「我們都是合法出國,合法回國考照,和國內眾多入學管道一樣,例如,私立醫學大學聯招轉學考試,屬於多元入學管道,」他說。

林宇晨表示,少數台灣牙醫師強調,只有透過國內聯考制度,才能夠當牙醫,這種論調缺乏同理心,也不尊重他人,畢竟除了六都,還有到宅醫療和身障者的醫療需求,讓人人都有牙醫,才是全民之福。

 

圖片來源:台灣基層牙醫師協會、總統府

 

⇩⇩⇩⇩⇩⇩按讚訂閱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