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診室的病人心情焦急,容易和醫護人員發生衝突。也是台灣急診醫學會榮譽理事長的台北長庚醫院院長黃集仁表示,急診室暴力是全球化議題,台灣有高達89%的急診醫師、73%的護理師曾遭受暴力威脅。

這是急診室的真實場景:一個媽媽因為兒子受傷,去看急診,急著要求醫生安排檢查,可是,醫生認為沒有必要而拒絕,媽媽不滿,此時醫生該怎麼回應?

病家:我兒子撞到頭,趕快照電腦斷層,我擔心他頭部骨折、有腦出血。

醫生:他外觀看來還好,不需要照,先在旁邊觀察。

病家:你不排檢查,萬一有後遺症,你可要負責!

醫生:他受傷和我沒關係,為什麼我要負責?

如果醫生這樣回答,媽媽會更焦慮,雙方可能會言語爭執。

擁有東海大學法律博士、碩士學位的童綜合醫院副院長吳肇鑫是急診科醫師,也是台中市醫事法學會常務理事,有多次排解醫療糾紛的經驗。

 

吳肇鑫醫師
童綜合醫院副院長吳肇鑫是法律博士,擅長化解醫療糾紛。

 

扮演急診病人角色   化解急診室暴力和醫療糾紛

他建議急診室醫生可以這樣化解醫療糾紛:「如果我的孩子頭部也撞傷,外表看來正常,即使腦部出血,只要沒有症狀,就算照了電腦斷層,我還是會等待觀察。」

急診室依照病人病情,檢傷分類,安排治療順序,但是,病人未必知道這些程序。

這名媽媽擔心孩子腦部受傷,焦急之情,可以理解。不過,她不是醫生,無法理解撞到頭,如果外觀無異,神智清醒,無論是否有腦出血,都不必急著檢查,而是靜觀其變。

家屬情緒慌亂,醫生應對言語不要隨之起舞,不妨易地而處,假設自己是對方,解釋治療方法,讓家屬感受醫生視病猶親,備感尊重,會自動降低對立的心態。

吳肇鑫提醒,萬一還是不能安撫家屬,對方仍舊要求檢查,醫生可以表示,「如果真的有腦出血,也是2~3天後才有明顯症狀,到時候又要再照一次。我會擔心電腦斷層的輻射線可能再次影響孩子的智力發展,增加風險。」

相信家屬聽了之後,會權衡輕重,停止要求檢查。

 

圖片來源:Pixabay、吳肇鑫醫師

 

⇩⇩⇩⇩⇩⇩按讚訂閱看更多⇩⇩⇩⇩⇩⇩